表象與真實間的不一致說明眼見難以為真,需要智慧才能看穿與辨別表象或似是而非的偽裝。此時紅十字騎士卻輕信亞曲馬戈所製造的錯誤的表象,誤解烏娜/真理的真實本質而厭棄她。在妒怒中,紅十字騎士轉而親近和保護代表偽真理和不真(Falsehood)的妖女杜蕾莎(Duessa),迷惑於其所偽裝的「真誠」(Faithful)/斐德莎(Fidessa),並投向肉慾的懷抱,且在其引誘下進入了傲慢之堡(House of Pride)。此舉象徵紅十字騎士在離棄純淨的真理、擁抱夾雜欲望與誘惑的不真之後走向世俗的沉溺,並在這迷途的過程中削弱和流失自己本具的力量。紅十字騎士接下來被代表傲慢(pride)的巨人歐苟理歐(Orgoglio)囚禁,爾後在亞瑟的救援下重見天日。代表最完滿美德的亞瑟也剝除了杜蕾莎的偽裝,揭露其醜惡的本質。經歷被囚禁的難關,紅十字騎士接下來遭遇「絕望」(Despayre)的巧言勸誘,在羞愧與懊悔難當的絕望下企圖輕生,幸在烏娜的提醒下重拾希望。爾後紅十字騎士進入神聖之堡(House of Holiness),經歷種種學習和歷練,包括深刻的懺悔、學習、嚴苛的肉體淨化過程和沉思,找回自己的真實身分──聖喬治。紅十字騎士在完成屠龍任務後,最後和烏娜訂下婚約。

以下將以史賓瑟鋪陳第九回紅十字騎士遭遇「絕望」(Despayre)此段故事,說明史賓瑟如何巧妙的運用一字多義的特色,鋪陳不同層次的意義,並以相關字串連起全卷的情節發展。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絕望」的指控和誘勸,如同利刃直入其心,紅十字騎士知道其所言皆真,而回想起自己過去種種不堪的過錯,痛苦顫抖,幾要昏厥。「絕望」見紅十字騎士已陷入痛苦與絕望中,趁勝追擊,以地獄受苦的圖像讓紅十字騎士目睹罪人的受苦與神的憤怒。並在其面前擺上刀劍、繩索、毒藥等自裁之物促其選擇。在紅十字騎士痛苦猶豫之際,「絕望」塞給他一柄短劍,而就在紅十字騎士欲舉刀自刺之際,烏娜及時奪下丟棄。烏娜沉痛地說: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書目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過六十,心境已趨空,學習白居易「外事因慵廢,中懷與靜期」,做什麼事已不再熱衷,包括寫作與閱讀。

認識明克兄二十餘年,他在詩刊發表的作品也時有閱讀,知道他的詩短小雋永,太短的詩有時捕捉不到詩眼難以共鳴,我最喜歡二十行左右的,略帶情節且有節奏遞延,常會被他獨特的敏銳觸角所折服,被他隱含的見解所振憾,這也是我摩玩之餘要開心寫一篇評介的原因。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並不常常知覺著存在,因而也不會時刻惶恐於生命的虛幻。在日常生活中,人的精神往往是外馳的。這就成了存在的遺忘狀態。人只有沉靜觀照自己的內在,才意識到生命相對存在於永恆的時間中和無極的空間中的虛幻性。自覺生命的虛幻性,並不是為了否定存在,落入虛無,反而是要在這種徹悟的基礎上,建構生命更堅實的意義和信仰。

可悲的是,還有那極端的唯物論者要否定靈魂的存在,把人徹底物化、集體化、虛無化,抹滅這短暫得可憐,虛幻得可怕的存在所擁有的最後一點點屬於自己的個性和意義,而這僅存的一點點,卻正是人所能擁有的最珍貴而不容抹滅的東西。對自己的存在(以及人類的存在)有著敏銳的感性和透視能力,知覺著靈魂的存在,勇敢面對可怕的虛幻,承擔這夢幻泡影的存在的悲劇而生存下去的人來說,人的存在現象比極端唯物論者所主張或體會到的存在要豐富得多、複雜得多、也有意義得多。我認為這是人類悲劇命運中一種莊嚴的勇氣。打個簡單的比喻說,人的存在和一塊石頭的存在是不一樣的;一個人的存在和另一個人的存在也是不一樣的,而且也必須是不一樣的。一個人不管是多麼卑微,只要自覺著生命內在精神世界的存在,而抵抗著存在的遺忘和集體物化,他就是一個存在的巨人。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0年的詩創作經驗,讓我深深感受到詩與社會的密切關係,同時也愈關注台灣詩壇對社會疏離的現象。2002年在真理大學一次人文講座的演講中,以〈詩人在社會中的角色〉為題,我先質問「詩人是什麼人?」從「我是誰」反省,接著分析詩人至少具有作為社會的觀察者、記錄者和批判者等三種角色。

今天,我想從分析詩人的身分,轉換角度,來談詩作品表現的社會關聯。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社會意識廣義而言,涵蓋政治、經濟、歷史、文化、宗教、法律、哲學、

藝術等各層面的意識在,其中以政治意識與社會意識的關聯最明顯而直接,重疊性很大,因為政治上的動態和變化,立即牽涉到社會的現實。例如1968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再來檢視部矛盾的另一面向,1979年台灣內部發生美麗島事件,許多文人,包括作家楊青矗和王拓都涉身其中,被逮捕、判刑後,楊青矗於1983年出獄,王拓1984年釋放。美麗島事件發生的時候,其實許多作家都親身體驗了追求自由民主運動的過程,只是各有不同的參與方式,不一定都投入政治活動的第一線,但是美麗島事件被鎮壓之後,社會悲觀氣氛凝重,幾乎普遍對台灣的民主運動絕望。在楊青矗出獄後,台灣文學界期待王拓也能夠恢復自由身的時機,我在難耐中寫下〈留鳥〉這一首詩: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消 息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五章  審 判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