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期部份作品賞析              

         

  陳填的〈死的儀式〉。是寫作者參加告別式所引起的感觸、聯想。從第一段到第四段,作者一直是「我閉著眼睛想你閉著的眼睛」,回憶並思索著, 死者生病、死亡,火化,道士唱頌法會到送入納骨塔。這麼繁複的儀式是代表什麼意義呢?  在最後一段,作者走出「死的儀式」,「冬陽拉長椰影,蓋過幾片落葉/我小心繞過」,終於悟出,原來這是一種「生命的禮讚」。

  李昌憲的〈壁虎〉。第一段,第二段是作者以自我的觀察,描述壁虎捕殺飛蛾的心態與實景。壁虎自認自己是「霸王」、「耐心等候飛蛾」、「乘機補殺」。第三段話峰一轉,藉由壁虎來影射某些強權,以為自己是世界「霸王」,慾望「永不飽足」,想要「強勢控制生存空間」。第四段作者以這樣的引喻來批判,這樣蠻橫的「不斷自我膨脹,最後將使整個地球/支離破碎」。

  陳明克的〈賊兵入城〉,相當俱批判性的詩。第一段一開頭就寫「稻田裡只剩 一兩 隻青蛙/無力地嗚叫」,描寫農田耕作的困難,「我載肥料回來」,是為搶救農地。第二段「剛剛他喊我去搬肥料/我不相信買得到」,揭開農作困難的癥結,是因買不到肥料。這可能是因預期漲價,囤積,壟斷。也可能是政府自己在炒作。阿公怕買不到肥料,「催我趁著天黑」,趕快去買。第三段描寫,上頭施捨一些小甜頭,「小孩子拿到糖果/低頭忙著剝除包裝紙」,就「嘟著嘴」配合演出,只有阿公看在眼裡,頭腦仍很清楚,長嘆「說城破了  賊首/放賊仔兵搶九天九夜」這裡刻意寫「」天「」夜,有暗指「城在哪裡」、「什麼是賊首」的意味。第四段描寫,因為肥料的問題,已經嚴重到,也明朗到,不只阿公看清楚,連一般的路人都看出來了。「小孩子哇哇亂叫」,「小外甥蹦跳著捶打肥料包/高亢地叫嚷  賊在裡面」。第四段,清楚地指出,這已是很明白的引「賊兵入城」,現在「青蛙突然停止嗚叫/稻子一陣陣沙沙的聲音/像一尾接一尾巨蟒靠近」,大家就等著被吞吧。這首詩也適用於其他更嚴重的事件,如中國毒奶事件,黑心商品等等問題,當然,詩的最後,應更俱有反諷的味道,作者是在反諷,難道我們要被吞嗎?

  張玉芸的〈藤〉,藉「藤」的特性,來引喻人生。人生似乎像「藤」一樣,「義無反顧的攀附爬升/只為尋得一處好位置」,人生,每個人都一直在尋找自己的方向,「努力的昂首」,排除層層的困境,「為要擺脫客易被人踐踏的地面」,往上爬。但在這攀升的過程,難免會影響到「花園主人」的清靜,或許會損害到周遭的人的利益。可是,做為一個「藤」,就像做為一個「人」。人生,充滿希望,但又有些無奈,所以,作者在最後一段,以「藤」做為她對人生的看法,「頑固的伸展是我的宿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i299554926 的頭像
tai299554926

tai299554926的部落格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