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詩的藝術本體

 

藝術的現象,錯綜複雜,必須以一些美學範疇加以規範,才能有序、有效地掌

握。中國美學的範疇,較諸西方美學的範疇為廣為富,是藝術本體的概念,以之運用於闡釋詩的藝術本體,更為適宜。以下就氣韻、傳神、意境、滋味、風骨、童心六種,來探討陳填詩的藝術本體。上開的五種詩的藝術本體是形上的、無相的,其所蘊涵的詩歌文本的召喚結構(註十三),則是空白的、否定的,流動的,開放的,有助於審美接受者想像力的參與、發揮。

 

(一)氣 韻

 

〈北海情思〉

 

我童年遙遠的思念

連結草原與貝加爾湖的路

陌生而又熟悉的牧羊人啊!

九月下雪的千里荒漠

我無法丈量你的腳程

你濯足的湖水,灰黯

寫你當年的心情?

你跋涉過的草原,找不到足跡

 

360條支流匯成色楞河

流入深不可測的北海

渡口學童販賣的松果

可曾供養吞氈的漢使

玉山之巔,在家鄉

我看不到兩千多年前的白雪

 

貝加爾湖,你用顏色

反映上天對你的眷顧

我用詩記錄妳初秋的容貌

昨晚你的天空布滿星斗

我迷惑於家鄉的方向

今早你用晨曦渡載魚人

忽進忽退的浪裙

像那期待的初吻

我在湖傍探觸到你手腳的冰冷

頓時想起故鄉的遙遠

 

我帶來什麼?

懷古的情思

我留下什麼?

釀詩的呼吸

用什麼來祝福

再洒一輪伏特加

用什麼與你說再見

再看你一眼

 

「氣韻」美學範疇,本先用於繪畫的評論,如謝赫於《古畫品錄》曰:「六法者何?一曰氣韻生動是也。」後用於詩論,如方東樹於《昭昧詹言》云:「讀古人詩,須觀其氣韻。」氣韻,可說氣之流暢,如音韻之律動,表示詩作內在有旺盛的生命力,雖目不可視,但讀者可體會。陳填這首〈北海情思〉詩,有浪漫詩派的氣勢,節奏明快,寫作一氣呵成,讀起來,確有氣韻生動的感覺。

 

(二)傳 神

 

〈蚊 子〉

 

這個無賴

  我一開車門

    你便急急忙忙的鑽近來

在我臉上手上尋找糧食,趕也趕不走

      到了高速公路休息站

    你就匆匆的飛出去

   我真的不知道

你要怎麼

回家

 

「傳神」美學範疇,也是先用於繪畫的論評,尤其用在人物繪畫方面,表示摹畫人物,能夠傳達所畫人物的神情,後用之於詩文。「顧長康畫人,或數年不點目晴。人問其故。顧曰:『四體妍蚩,本無關妙處,傳神寫照正在阿堵中。』」(語出《世說新語》)這裡說眼睛最難畫,如果畫出,人的神情,就活靈活現了。陳填這首〈蚊子〉詩,把蚊子急急忙忙於找吸血之處的神情,表現出來了。他用一個意象車門,如上述的畫之眼,作為本詩的詩眼,從此著手,讓蚊子進出,找人吸血。再輔以車子在高速公路車飛跑的意象,並將整首詩形刻意排列如汽車頭前進的樣子,於是蚊子匆忙的神情,自然就彰顯出來了。

 

(三)意 境

 

〈日比谷公園的黃昏〉

 

帝國飯店俯瞰下,皇居前

日比谷公園不怎麼顯眼

杜鵑才吐新芽

餘輝仍然明亮

園燈已點上

衣著標緻步履矯健的上班族

湧進趕出

烏鴉嘎噪、遊客寥落

滑板冷涼、鞦韆靜止

流浪老人已在準備

與三千萬年的松石

共枕日比谷的夜

 

意境之說法,無論從歷時性的縱向變遷及共時性的橫向比較,均有不同的說法,但以「情景交融」得出意境暨王昌齡於《詩格》所區分意境有物境、情境及意境三種之說,大抵是共識。現就此說,來探討陳填詩的意境。

上舉之詩〈日比谷公園的黃昏〉,以景物的描述為主,景物有飯店、皇居、杜鵑、燈、上班族、烏鴉、滑板、鞦韆、老人、松石……等,主要用描寫意象,而非以譬喻意象或象徵意象的手法寫詩,所欲表現的感情,並不刻意突出。因此是屬於物境的詩。

 

創作者介紹

tai299554926的部落格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