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宗儒

 

Ý 作品:淚 腺

 

小時候我常告訴自己是男生不應該哭

所以我小時候很少哭泣

但是

自從我離家讀書開始

第一次接到家裡電話

我開始會熱淚盈眶

我是男孩我不會哭

 

又過幾年

姐姐的女兒出生

我第一次看到軟弱的嬰兒

我居然又熱淚盈眶

所以我開始尋找其中的原因

 

懷舊讓我無法忘懷曾經的一切

生命之火讓我感受它的悸動

不是我變得軟弱

而是我開始體驗人生

在這過程中我的淚腺變得發達

 

 

Ý 簡歷:

 

蔡宗儒,台北新店人,畢業於靜宜大學生態學系,目前就讀靜宜大學生態學系研究所。

  我在大學以前我的興趣是在野溪中玩耍,在自然中讓我感到自在無拘束同時也能讓自己從中了解自然的深奧。很感謝我有機緣可以在青山綠水環繞的新店成長,同時又可以接受生態學系老師們的啟發,讓我對自然感到更為親切。

 

Ý 詩觀:

 

我認為寫作是為了紀錄當下的情感,因為情感會隨著時間而消逝,不過若是記錄下來,不管過了多久我都能回想起當時的寫作情境。我喜歡把我的情感記錄下來,例如:我之前祖父母過世、我對新店的改變或學習上或觀察上的收穫,或許有些東西在別人看來並不算是很好的作品,但在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它背後的意涵。

因此我不會為寫作而寫作,寫作不是為了讓自己從中獲利,而是紀錄我的心情轉變、我對事情的看法或是我的發現。另外對於寫作的素材來說,我認為最困難的是男女感情,我會這麼想是因為愛情並非只是男女情愛的描寫,它太過於細膩因此讓我認為它極難可以在些許字中完全表達。

在寫作上我認為詩是最好的表達路徑,因為在很簡單的數十字間表達自己的感覺是很好的挑戰,也是能讓人簡單感受其中意境的方式。而我的目標是想做到讓讀我作品的人在閱讀中與我有相同的感受。

 

Ý 詩賞析:

 

1陳千武:

  從第一行「我常告訴自己是男生不應該哭」,就說出心裡的話。但是「第一次接到家裡電話」,便「熱淚盈眶」,是很自然的心靈感受。詩能以「淚腺」的思考,當成「男孩不應該哭」一種心裡的覺醒,詩意濃是一首好詩。

 

2利玉芳:

抓住懷舊與生命之火是寫作關係上發揮的素材;解說性看似合乎常理,真情變得薄弱了。

 

3楊  風:

寫的是因為懷舊,以及見到新生兒的感動。這使得還很年輕的詩人,「開始體驗人生」,因而「淚腺變得發達」。這樣的場景不能不說很美,特別是把新生兒的「生命之火」,拿來比較過去思鄉想家的「懷舊」,一新一舊的對比,更顯得詩意盎然。

過去,一些對白話詩有些微詞的人,總以為白話詩若不是「晦澀」、「不知所云」,就是「散文化」,也就是把散文分行來寫。

這首詩沒有刻意經營的意象,也沒有豐富美麗的詞藻,只是平實寫著,打破了現代白話詩「晦澀」、「不知所云」之譏,著實難得。如果能在詩句的轉折上多一些變化,就能避免散文化的現象。

創作者介紹

tai299554926的部落格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