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飛 機

 

一臺飛機在高昇

也不在天空的玻璃上刻下痕跡

在屋頂的少年直直地站了起來

朝霧之中把眼睛投注在旋轉的陀螺

 

 

(2)夜景圖

 

夏日太陽西沈之際

從海上看

銀座附近的燈光輝煌著

蕃茄紅、橙黃、檸檬黃、瓜青

盛滿的水果筐子看得到

橫臥的蕃茄紅

還有瓜子青色的皮剝落著

在夜的手中

創造了夢、物象和相似的型

夢  在此物象中垂落著

是光的翅膀

散放五顏六色光采奇異人生的裝飾畫

 

我在昏暗的甲板上

站立在忙碌的人群來往間

人們想早早地回到光彩之中

在船裡喧嘩著四處移動步伐

眼中含著夢

 

 

(3)地下鐵

 

我每天進入棺材裡

跟不認識的人們

 

我慌忙地釘著釘子

在自己的棺材

 

而向著都會的方向

漸漸地被活埋

 

 

(4)第二的自我

 

通過周圍的壁

自由地出去吧

遺忘掉鏡中的我吧

亮著星光的原野或市街上

像透明的蝶般地飛舞吧

盡可能地走遠吧

在桌子前面心中不必掛念我

從門的內側關閉它

讓沈默也這樣保持著

沒有背包的怪異旅行者啊

往前去吧

通過周圍的壁

你只能回來這間房屋別無辦法

 

 

(5)天氣預報

 

微風搖曳

最初是,苦惱,被壓擠,汗流浹背,

微風讓空氣變冷

自然的大願望在等待著

微風,微風,冷涼,

微風,微風,

輪廓明晰,

冷涼,歡喜,

太陽掙扎地出現,

蒼白,衰弱的,極其衰弱的,

生活因著安逸而充滿歡樂。

 

(6)沈 默

 

深夜

我疲憊,

我疲倦的身心想睡,

有時支配這個時間,

通過寂寞和沈默來支配,

內心的東西催促著,讓我繼續清醒著

鼓舞我的意志。

寂寞充滿著至福,

而寂寥只是一時

我現在仍然醒著不如說是更加地清醒。

而寂寥一路地寂寞著,

與其說我醒著而在思考不如說是更加地清醒著。

我伴隨著沈默

在深夜的寂寥之中,

而沈默和我合而為一。

啊  因著夜的沈默

伴隨著夜的寂寥

伴隨著夜的寂寥

那是生活的日常中必須出現的醒覺。

因著夜的寂寥

必須成為雙倍

並不共同存在,而在沈默的夜之中。

而我所遭遇的一切了無生氣的事物

這些事物,持有臉耳唇跟眼,

絕不是那麼樣的型式化饒舌、表現化,

絕不是與我同在一處

就好像在夜的沈默中,

絕非如此,

就好像我們聽到沈默時,

空間絕非那般震盪,

絕非了無生氣的東西那般地有著音訊,

就好像在夜的寂寥中一樣。

形狀、位置、色彩――所有的都開了口了

而在夜的沈默之中,

因著我得到意味的深層裡

因著世界的鳴響

現在會在睡夢中死去

而夜的沈默裡

竭盡了所有的至善,

而沈默發現了竭盡至善的沈默。

所有的都被棄置了,都被放之於睡眠之中

還是發現了所有,所有新生命的產生

一條線,一根棒,一盞洋燈的光亮,

而那些向著夜空,

所有的人格化之物更成為它們自身,

在夜的沈默更形如此。

外殼被風吹著,

而在夜中有著一句話。

起伏的一條線,翻飛的帆,動搖的船,

在睡眠的海邊停駐而等待,

在夜的寂寥和黑暗之中

更加地再呼喚,更加地再敘述,而且更加地存有,

而我感覺,我聽,更超乎其上

同時在夜的沈默之上

他們和我等,

在夜的情緒波濤之中

寂寥再度快活地孕生。

而夜生活發酵並且維持。

我甦醒,

我的種種感覺是群眾。

靜寂讓靜寂醒了過來

而死的事物開口說話。

而夜的沈默更深沈,

事物更加地開口說話。

在更深沈的夜中我傾聽,

事物更加地開口說話。

人們各自生活、呼吸、看、聽,

所有的事物更形、更形陷入夜的沈默。

 

 

阪本越郎略歷 :1906年生於福井縣。東京大學心理學系畢業後,長期工作于文部省(教育部),曾任立教大學和御茶水大學教授。參與『椎之木』,同仁,並與前衛詩人交友,投稿『詩と詩論』詩誌,後成為『四季』同仁。他的詩受到德國與法國抒情現代詩之影響,明朗富智性詩風。1933年前後為其創作之高峰期、風靡一時。詩集有《雲的衣裳》、《貝殼之墓》、《青春詩集》、《海邊旅情》、《夜的構圖》等多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i299554926 的頭像
tai299554926

tai299554926的部落格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