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NHK2010年度大河劇『龍馬傳』,描述坂本龍馬三十三年短暫卻充滿大時代驚濤駭浪、一心為建立一個人人都可以微笑的國家,創造一個新的社會格局的傳奇人生。日本幕府末年有兩位重要的啟蒙者,福澤諭吉被稱為日本現代化思想的啟蒙大師,坂本龍本則被公認為建立日本成為現代化國家的政治啟蒙者。

坂本龍馬出生江戶幕府末年土佐藩(今日本高知縣)下士階級家庭,在那個階級分明的時代,日常生活差別很大。同為武士階級,上士可以穿絲袍、下士只許穿棉袍,上士能穿木屐,下士卻不准穿。走在路上,下士遠遠看到上士,必須退到路邊低頭恭敬地跪地等候上士經過,上士見到下士總是擺出一副不屑的姿態。

龍馬的父親坂本八平晚年得子,龍馬雖是次男,但是比大哥坂本權太小三十歲,比最小的姊姊乙女小三歲。這個家中么子卻膽小愛哭,甚至晚上還會尿床,絲毫看不出有武士的堅強精神,讓父親及兄姊為之擔心不,但他長期臥病在床的母親幸卻堅信龍馬有朝一日定會成為一個了不起的武士。

某個下雨天,龍馬和他的好友武市半平太、平井收二郎、岡田以藏走在路上,遇見幾個上士迎面走來,他的朋友們趕快收傘站在路旁低頭恭候上士經過,誰知其中一位上士柏原唯八故意奪過半平太的傘猛敲他的頭,其他上士也跟進羞辱下士,龍馬顫抖地跪著等這一群上士走過,突然一隻大蟾蜍在身後「嘓」一聲,龍馬一驚猛然撞上唯八,唯八被突如其來的撞擊摔到河裡。龍馬被盛怒的唯八抓到柏原宅邸,其父柏原綱道怒責龍馬玷污武士精神,準備一刀斬了龍馬,千鈞一髮之際,龍馬的母親幸拼命衝進柏原宅邸,用身體護住龍馬,一再向柏原綱道求饒,令綱道漸失耐性,不想為了一個無名小卒大動干戈而放走龍馬母子。冒著生命危險搶救兒子的幸,隔日就離開塵世。母親臨終前用盡力氣對龍馬說的話讓龍馬一輩子無法忘懷:「龍馬!你……是為成就什麼來到這世上的,當個堅強……寬容的武士……仇恨……沒有任何好處……」(Ⅰ, 38)。龍馬相信,有一天他可以不必靠打架而改變下士永遠被上士欺凌的現狀,因為他的母親辦到了。

龍馬說服父親讓他到江戶北辰一刀流千葉道場磨練剣術,在道場上龍馬接受嚴格訓練「一旦持剣,就必須眼觀八方,但也可以說是什麼都不看」,達到「不視而動」全神貫注的境界(Ⅰ, 80)。嘉永六年(1853)三月,培里上校率領四艘艦隊開抵三浦半島的浦賀海面要求幕府開港通商,即日本史上的「黑船事件」。龍馬親眼目睹「黑船」的龐大,對日本與美利堅開戰是否能守得住充滿疑惑。此時的幕府,「開國」或「攘夷」兩派說法紛擾不休。

龍馬從江戶回到土佐,和一群武士熱切聆聽河田小龍講授世界地理,小龍強調「開國也好、攘夷也好,根本無所謂」(Ⅰ, 138),大家聽了相當氣憤。但龍馬悟出其中道理:「迷惑自己的敵人恰恰就是自己。小龍老師想說的是,儘管美利堅、英吉利、俄羅斯等眾敵當前,但我們心理應有無論如何都要保護日本的準備。所以他才會說,管它攘夷還是開國都無所謂」(Ⅰ, 141)。

幕府時代武士生存的根本就是為藩效力,龍馬為了實踐不讓日本淪為外國勢力宰割的殖民命運,不惜「脫藩」逃離土佐,成為隨時可能被暗殺的浪人。當龍馬在京都聽說勝麟太郎擔任幕府軍艦操練所教頭,於是趕到江戶,千方百計求勝麟太郎收他為徒。安政七年(1860)幕府派遣使節團赴美,勝麟太郎為使節團一員,幕府的軍艦『咸臨丸號』雖是荷蘭建造,但船員都是日本人,勝麟太郎相信日本有朝一日一定能打造強有力的海軍艦隊。龍馬以一席話打動勝麟太郎,變成勝麟太郎帶領海軍操練所的重要助手:

 

如果日本有強大的海軍,就像擁有了不敗的剣術,根本不須作戰。日

本現在已經開國了,也學習了西洋諸國的技術,早晚有能力製造自己

的軍艦,今後的日本還會一一引進各國先進的事物,最後一定可以擁

有足以和西洋諸國抗衡的文明。到了那個時候,日本就安全了,不必

再害怕西洋諸國。這樣就能夠不發動戰爭,也可以攘夷了(Ⅱ, 65)。

 

龍馬在勝麟太郎門下,第一次聽到美利堅總統是由人民選出,由全體人民來決定國家方向,龍馬體會到勝麟太郎的主張:日本不能再執著於幕府,殺外國人或燒毀外國公使館不能稱之為「攘夷」,只有在文明、制度、技術上急起直追,才能拯救日本。勝藤太郎對日本諸藩開國攘夷意見不同而內訌的觀點,慨然有所感:

 

靠一個人的權力統治的國家,當站在頂點的人失敗時,這個國家都會輕

易地崩潰了。但是,在日本這樣的國家裡,江戶有德川將軍,京都有天

皇陛下;諸藩表面上雖然接受幕府的約束,但實際上卻又各自為政,以

自己的方式執行政事。對外國人來說,日本這種國家絕對是不容易對付

的。任何事情都一樣,從這邊看和從那邊看,所看到的是完全不一樣的

東西(Ⅱ, 134)。

人的看法左右著人的一生,也讓龍馬的思慮更加深遠。

長崎是日本與外國文化交會的城市,龍蛇雜陳,隨著西方勢力入侵,西洋基督教也被引進,基督教卻被幕府長期掃蕩,被檢舉為基督徒者,可能遭官方處死。此外,長崎也有富甲一方、實力雄厚的的豪商。海軍操練所因得不到幕府經費支援被迫解散,龍馬和操練所同志來到長崎謀發展,還好得到長崎豪商暗中協助,在長崎成立龜山社。此時龍馬已將目標放在主張倒幕的長洲藩和支持幕府的薩摩藩結盟,團結對抗外敵。長洲藩在元治元年(1864)七月發動進攻京城要救出天皇,慘遭薩摩藩的幕府軍擊潰,史稱「蛤御門之變」,長洲藩因此和薩摩藩結下深仇大恨,龍馬的「薩長同盟」計畫簡直過於大膽而艱鉅。龍馬奔走於長洲藩的桂小五郎、高杉晉作與薩摩藩的西鄉吉之助(隆盛)之間,他抱持的信念為:「我的心願是創造一個沒有上士下士之分的世道,讓日本獨立、成為一個與西洋齊頭並進的國家。為完成這個心願,我死不足惜」(Ⅲ, 83)以取得兩方人馬信任。龍馬並運用他的智謀,設法以薩摩藩名義買下軍艦和槍枝運送給長洲藩。同時,龍馬的志向「要建立一個所有日本人都能笑著生活的國家」(Ⅲ, 136),感動了因信奉基督教害怕被處刑而擔任長崎奉行所報密者的藝妓阿元,暗中協助龍馬避開奉行所監督。

龍馬總算費盡心力促成薩長同盟。慶應二年(1866) 六月七日 ,幕府還是發動對長洲藩的攻擊,幕府派出十五萬大軍,長洲藩只有四千兵力對抗。龍馬此時卻必須說服龜山社夥伴協助長洲藩抵抗幕府軍,讓他們瞭解加入戰爭是為了將戰爭範圍縮到最小。結果幕府軍慘敗, 七月二十日 第十四代將軍德川家茂在大阪病逝,年僅二十一歲。德川慶喜繼任第十五代德川將軍。

長洲藩和薩摩藩都想趁此局勢靠武力推翻幕府,但龍馬另有避開戰爭又能推倒幕府的策略,那就是逼迫德川幕府主動歸還政權的「大政奉還」。

土佐藩主山內容堂對政局動向觀察敏銳,他清楚幕府統治力正逐漸喪失,但沒料到幕府十五萬大軍竟敗給區區長洲藩。他命令土佐藩參政後藤象二郎前往長崎,執行他和外國人直接進行貿易的意志。後藤象二郎因其叔父吉田東洋被龍馬好友武市半平太的「勤王黨」暗殺而懷恨龍馬,但龍馬甘冒生命危險,於慶應三年(1867) 一月十二日 ,與後藤象二郎會面,勸說象二郎說服與德川慶喜有深厚情誼的山內容堂對抗幕府,讓德川將軍受到更大威脅,就是逼迫德川「大政奉還」的最好方式,後藤象二郎最後接受龍馬建議,交換條件為龜山社要隸屬土佐藩。此次會面史稱「清風亭會談」,龜山社後來改名海援隊,從事海上貿易。

龍馬依照既定方向,實踐「大政奉還」策略。慶應三年六月,坂本龍馬與中岡慎太郎以仲介人身分,讓土佐代表後藤象二郎、寺村左膳和薩摩代表小松帶刀、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坐上談判桌,達成「大政奉還」共識的「薩土同盟」。

「大政奉還」尚未實現,龍馬已經把眼光放在幕府被推翻後可能發生的混亂局勢,龍馬對新政府結構有一番思考,他在搭乘「夕顏丸」途中寫給後藤象二郎的建言,就是日本人所稱的「船中八策」,成為後來明治政府的基本理念『新政府綱領八策』。內容如後:一、天下政權歸於朝廷,所有政令皆出於朝廷;二、設上下議院,設立議員議論諸事,萬事取決於公論;三、聘請有才能的公卿、諸侯及天下名士為顧問,授予他們官爵之位,廢除原有的無知官僚;四、與外國交易宜廣納公議,建立新的適當規章;五、折衷新舊律令,訂定能夠持久永遠的新的永恆法典;六、宜擴充海軍;七、設置親兵、守衛帝都;八、就金、銀、貨物等的價值、與外國訂定平準法,以此為富國基本。

為了土佐藩未來,藩內開始出現各種議論,有德川派、觀望派、激進派等眾說紛紜。後藤象二郎為了土佐、為了日本未來,明知會被山內容堂責罵也要帶龍馬晉見山內容堂。

山內容堂嚴厲地問龍馬:「是我命令武市半平太切腹,命令殺死你下士同伴們的也是我。你不恨我嗎?」(Ⅳ, 204

龍馬堅定地回答:「我恨。我恨在土佐下士受上士虐待的事。我的生母也可以說是死在上士的手上,但是……我的母親教我,仇恨沒有任何好處,所以仇恨有什麼用呢?應該恨的,是持續兩百六十年以上,這個國家的陳舊結構。」(Ⅳ, 204

山內容堂再問:「在沒有武士與諸侯的世界裡,這個國家還有什麼?還剩下什麼?」(Ⅳ, 205

龍馬說:「日本國。一個不允許外國人侵略,勇敢獨立的日本國。」(Ⅳ, 205

龍馬以生命作為賭注的一席話,終於讓割捨不斷對德川忠義之心的山內容堂以藩主身分提筆要求德川慶喜將軍「大政奉還」,龍馬雖然流下感激的眼淚,但也深深覺悟「幹下這種大事,以後周圍大概到處都是敵人」(Ⅳ, 209)。

不出龍馬所料,山內容堂的建言大大震撼幕府。為了加強對德川幕府的壓力,龍馬更不顧生命危險,在京都街道上攔住德川慶喜近臣永井尚志,說動永井尚志支持「大政奉還」,慶應三年十月十四日德川慶喜終於向天皇交出政權,日本進入一個新的時代。

龍馬以一個土佐下士的脫藩浪人,竟然完成「大政奉還」大業,然而因為幕府倒了,靠幕府供養的兩萬多人隨之失去職務,龍馬成了眾矢之的不在話下。此時龍馬又為推動新政府架構的『新政府綱領八策』奔走各藩,龍馬雖然抱著無私的心想說動各藩為新政府推舉優秀人才,此舉卻招來更多人對他的怨恨。與龍馬同樣出身土佐窮困地下浪人後來創立三菱財團的岩崎彌太郎,忍不住對龍馬說:

 

你如果以為每個人心中都像你一樣渴望著新世界,那你就錯了。不管嘴

裡說得再怎麼好聽,新世界之門一旦打開,更多的人只會感到恐懼與困

惑。你做的事情愈正確,邪惡的東西愈會在人的內心裡萌芽。人們心中

會有怨恨、嫉妒、恐懼、自我保護……種種情緒,但憤怒的矛頭首先就

會指向你。我很明白,太晃眼的陽光總是讓人感到不舒服(Ⅳ, 248-49)。

 

耀眼的太陽終於在慶應三年十一月十五日龍馬三十三歲生日這一天,殞落在仇恨的武士刀下。「我會看著這個國家成為了不起的國家,成為每一個人都可以笑著過生活的國家。」(Ⅳ, 265)想起從小是個愛哭鬼,母親幸總是溫柔安慰他,父親坂本八平訓誡龍馬:「活在這個世上,就得把自己的生命燃燒殆盡,燃盡生命……為人生劃下句點!」(Ⅳ, 265)。龍馬果然沒有辜負母親的期待和父親的教誨。

想起飽受外強入侵的日本幕府末年,幸好有福澤瑜吉這種鼓吹獨立自由、天賦人權的思想啟蒙先驅,還有坂本龍馬這種一心為打造沒有階級之分團結對抗外敵的政政啟蒙者,才有明治維新的新契機。同一時期遭受外國列強欺壓的中國,因為大中華思想束縛,以致仍然繞著帝統制度打轉,無法徹底蛻變為現代化民主國家,即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因開放市場而躋身經濟強國之列,但一黨專政的高壓統治,仍是披著現代化假羊皮的帝國體制。

反觀台灣現狀,面對國家身分不明,外有中國威脅、美國箝制,內有愚民政權,2012年總統、立委大選結束,689萬的台灣人卻能接受一個說謊成性、家裡幾乎都是美國公民的總統候選人。馬英九以司法糟蹋羞辱台灣人總統陳水扁,陳水扁四大案在中國國民黨法院的審理下有兩案判無罪,一案發回更審,唯一被判有罪的龍潭案,其中重要證人辜仲諒已公開坦承在特偵組的教唆下作偽證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jul/5/today-p3.htm)。馬英九把陳水扁的政治獻金說成貪腐,相較於中國國民黨多少官員、政客因貪污跑路(伍澤元、陳由豪、王又曾……),中國國民黨多少立委、民意代表因賄選被判當選無效,還可以一再渲染為清廉執政。馬英九執政的中央官員劉憶如帶頭違法變造文件、賴幸媛銷毀文件,中國國民黨立委洪秀柱、前立委林益世、邱毅和以變照文件誣告他人,馬英九也公開承認2009年莫拉克風災南下視察前和選舉賭盤大組頭陳盈助會面,為什麼689萬選民依舊投票給這種違法亂紀、和黑道掛勾的執政團隊?

面對一群對國家主權無感,是非善惡不分,甘於每日為掙一口飯吃而忙忙碌碌,或只在意養身、健康、個人品味當個優雅都市人的同胞,我們確實需要檢討臺灣的社會怎麼了?斯情斯景,不禁使我心中浮起兩個圖像:坂本龍馬。無言。

(2012/01/20)

 

參考書目

福田靖原著,清木邦子執筆,郭清華譯。2010。《龍馬傳》。台北:如果出版社。4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i299554926 的頭像
tai299554926

tai299554926的部落格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