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三進

 

Ý 作品:秋                                                                                                                                                                                                                 

 

四季有信,百草無悔

蛻下夏天的蟬翼,總該

輪到秋天起飛

秋雨若箭,傷透行人衣色

秋風似竊匪,翻開我的衣衫

偷走剛才的平靜

 

我記得你,倉皇的候鳥

今年還來探望我的流落嗎?

城市一切安好,唯獨仍有人

偏愛登天橋,看夕陽在公園

召喚人群回家;而晚歸的車流

也在指示方向──那神秘的秩序迫使我

閉目迎接一對攜手路過的母子

秋天為他們的幸福加溫

也為我的視覺加溫

 

季候風跨越層巒,在城市盆地裡

此時我是唯一的窪地,仰首觀望

秋色是茫然飛翔的鳥群,正壓低雲影稀疏的天空

回憶倒灌,前路積水不去

秋天用落葉與我對奕

片片踟躕、片片血

每一步棋都使我驚心:

 

「韶光輾轉反側時,舊地人事

我已經記不清……」

 

 

Ý 簡歷:

 

謝三進,1984年生,彰化北斗人,師大國文系畢業,現正就讀於母校台文所文

學組。今年春天創辦校園詩刊《海岸線》,夏天自費印製個人詩集《到現在為止的夢境》。曾任師大噴泉詩社社長,「Poemhemia」大學文藝工作室企劃組長、理事長。喜歡寫詩、踢足球,就生活而言,是有所偏廢的那種人。

 

Ý 詩觀:

 

喜愛寫詩是因為生活讓我有話想說。有所見、有所聞、有所覺,所以有詩。有

的時候為了留住時間的氛圍,有時只是為某種情緒而呼喊,希望透過寫詩來為生活保值,也為自己的見與不見留下證據。

 

Ý 詩賞析:

 

1陳千武:

  詩一開始說:「四季有信,百草無悔」,是怎樣的信?怎樣的悔?接下以「秋雨若箭……,秋風似竊匪」的比喻不美。後段以「候鳥」為對象,列記「我的流落」、「城市」、「有人偏愛登天橋」、「晚歸的車流……」,到最後「舊地人事,我已經記不清……」。可以看出作者攝取優美的詩句相當費神。不過,由於詩句之間缺乏意義性的連結,感受不到主題〈秋信〉意趣。

 

2利玉芳:

主題秋信是明確的意念,詩文演變成不明確的語言,作者使用許多感情的素材,前後的敘述,無法與讀者的傾聽連貫,其實完整地表達一個素材的意思,精神會更集中。

 

3楊  風:

有許多令人驚嘆的詩句和段落。例如,第二段的頭兩句:「我記得你,倉皇的侯鳥/今年還來探望我的流落嗎?」用意象流動且孤寂的「我的流落」來指稱單調、平庸無奇的「」,是很好的筆法。又如最後一段的「韶光輾轉反側,舊地人事/我已經記不清…」用「輾轉反側」來形容逝去的舊地人事,同樣令人驚嘆。

這首描寫秋天的詩,寫得最好的是第三段,幾乎每一行都是佳句。特別是第二句-「此時我是唯一的窪地」,把詩人自己比擬成「仰首觀望」的窪地,這是極為巧妙的比喻。又如「秋色是茫然飛翔的鳥群,正壓低雲影稀疏的天空」,其中,一開頭的「」字用得很妙,它把秋色和茫然飛翔的鳥群劃上等號,使得靜態的、無情的自然景象-秋色,變成了動態的、有情的鳥群。其次,「回憶倒灌」也把抽象的內在思惟,活潑潑地化成了流動性的意象。

最讓人感動的是第三段的最後三行:「秋天用落葉與我對奕/片片踟躕、片片血/每一步棋都使我驚心」,把秋天擬人化,並以豔紅似血的落葉來形容棋盤中的棋子,正如詩句所說:「使我驚心!

這首〈秋信〉也有幾句可以寫得更好,它們都在第一大段。一開頭的「四季有信,百草無悔」,以及第四句「秋雨若箭,傷透行人衣色」,它們都具備叮噹有聲、對仗工整的優點,也就是傳統中國古詩詞的優點。但是這些傳統技巧,卻是現代白話詩所要揚棄和突破的地方。過分講求傳統詩詞的音樂性和工整對仗,也許會破壞白話詩的現代感吧?

創作者介紹

tai299554926的部落格

tai2995549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